在线预订
  • 入庄日:
  • 离庄日:
  • 服  务:客房 餐饮
  • 总人数:
  • 联系人:
  • 电  话:
  • 游程推荐

    集中办农家乐溧阳空房合作社建新型农村服务业

    2013-01-07 浏览次数:3568
    分享到:

      新华报业网讯 炎炎夏日,溧阳南山竹海景区的快乐家园,迎来了一拨又一拨的消暑客。来自上海的孙灿发老两口都是退休教师,他们自带被套,“猫”在这快乐家园小半个月,“每天70元,包吃包住,蛮惬意咯!”

      空房不再“养麻雀”,统一打理共分红

      孙老师两口子住的“快乐家园1号楼”,是下场园村潘骏其家的三层小楼。潘家腾出两层楼面,装修出41张标准床位,去年拿到6.15万元分红款。今年,入住游客门庭若市,他们自家便从后门进出,与前门客房互不干扰。

      快乐家园,有个“空房合作社”。潘骏其是社员,他这样的社员,全村一共26个。社员潘良兵更牛,四层小楼面积更大,摆放着60个标准床位。面积最少的潘建余,一幢楼里住了三代人,却也想法挤出17个床位,客源不断。

      实地探访,记者发现,这里农家乐的火爆,便依托于“快乐家园”的“空房合作社”。

      发起人潘建华,无保留地跟记者说起了26家农户抱团“让资产变资本、资产变股份”,整合村民闲置房源闯市场、卖“风景”的往事——

      一家一户的农民经营农家乐,缺乏资金搞不出规模,必须借鸡生蛋。村里家家盖三层农房,动辄就是二三百平方米,一楼放农具,二楼住人显宽敞,三楼无人问津,村民因此有句笑话:“三楼能养养麻雀了。”我就想,何不借鉴兴办种养业合作组织的做法,成立一个“空房合作社”,鼓励村民把闲房交出来,由合作社统一打理,社员坐享分红?

      合作社运行方式简单又具体:农户闲置的房屋,由合作社负责设计、农户出资按三星标准装修;内部空调、床上用品等,由合作社统一配置。装修完毕后,合作社按每张床位每年1300-1500元的标准,向农户支付租金,租金在合同签订日按年预付;前3年,保证农户收回装修成本,第4年开始赢利。

      “以农村空房作为出资对象的合作社,还是头一回碰到。”溧阳市工商局注册科科长马琴仙告诉记者,当时她拿捏不准,请示省局。省局很快来话——只要有利于盘活农村闲置资产,有利于促进农民增收,都应扶持鼓励。去年11月1日,潘建华正式领取了“溧阳市富民资产专业合作社”营业执照,执照业务范围:为成员提供资产管理,房屋租赁服务,物业管理,农业休闲观光。

     构建农村服务业,就地破解增收难

      走访下场园村,记者了解到,这里80%的农户都已加入“合作社”,全村农舍都在开门迎客,快乐家园的农家乐就没空闲的。

      这里的土特产销售,也和一家一户“提篮小卖”不同,是辟出特产超市来集中经营的——凡是合作社农民自产的土特产,如毛笋、竹鸡、茶叶、板栗,都可拿到超市来,统一包装、统一销售。营业员告诉记者:“今年一季的鲜笋就卖出了20多万元哩。”

      合作社的发展,还带动了新型产业分工。当地村民,几乎家家与合作社沾边,在合作社打工的130多人,每月工资收入从1700到2000元不等,人均年收入达到1.8万元以上。有的社员办加工厂,精制茶叶、笋干;有的办了养禽场,养土鸡养鸭子;有的做导游,有的跑运输。在前不久溧阳举行的餐饮业技能大赛上,快乐家园的“农家阿嫂”代表队登台与各大宾馆的大厨竞技,一款“竹”字打头的全竹宴,获得银奖。

      随着农家乐事业的发展,年轻人开始回流乡村。熟悉携程网、途牛等旅游网站的潘俊如,为“快乐家园”设计了网站,展开了现代营销。目前,快乐家园已在南京、上海等大城市设立办事处,兼具旅游团队业务、农产品直销、游客召集、宣传农庄等多种功能,农家乐新增游客有一半是网上下单来的。本月,快乐家园的双休日入住率高达90%。 

      溧阳市委农工办、统筹办主任王新民介绍,根据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的调查,农民收入约有一半来自农业,另一半来自外出务工经商,而且,绝大多数农户家庭是通过代际分工来同时获取务工与务农的收入,即年龄大的父母一辈在家务农,年轻人外出务工。而快乐家园的发展,打破了这种传统分工,弥补了农村服务业的缺陷,既满足游客需求,也解决了农民就地增收的难题。目前,溧阳农民增收中,这一贡献份额约占20%。

      民办民管民享,重构乡村共同体

      在上海社科院研究员王海明看来,“空房合作社”的出现,可以称之为“第四种合作”——将闲散资产、资源整合起来,与农民持续增收良性联动,根在乡村,基础在农民,始终与“三农”紧密相连。它让农民真正参与到资源配置、乡村发展的进程中,可谓是乡亲观念下的“共同体重构”。他分析说,乡村是由血缘、地缘和传统等构成的一个共同体,市场化之后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,出现“乡村空巢”等现象。快乐家园始终坚持的“农”字主导路线,城市文明带给它现代经营和服务理念,农民的家园意识和有效的利益联结机制,让利益共同体捆得更紧,从而实现了“民办、民管、民享”。

      专家指出,近年来,随着资本大举下乡,有的地方,乡村旅游度假区动辄占地数百上千亩,秀美景色为少数人享有,而农民受益有限。溧阳这种源自乡村、惠及农民的“草根创意”,既有别于工商资本下乡建起的观光农业园区,又不是一般意义上的零散家户经营,新型的“集合形式”让农民真正成为资源配置的主体。